首页 新闻 资讯 关注 汽车 房产 旅游 科技 财经 图片

时政

旗下栏目: 要闻 时政 区县 八闽

揭秘:“三明医改”为何能成?

来源:未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2-22
摘要:医改怎么花钱是一个大问题,各地情况不同,难处也不一。经过两年多的推进,福建三明医改如今在全国火啦。 那么,三明医改是如何花钱,钱流向何处,又是如何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?新华社记者最近专访了三明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、深化医改小组组长詹积富,请他

  医改怎么花钱是一个大问题,各地情况不同,难处也不一。经过两年多的推进,福建三明医改如今在全国“火”啦。

  那么,三明医改是如何花钱,钱流向何处,又是如何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?新华社记者最近专访了三明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、深化医改小组组长詹积富,请他细致地“算笔账”。

  药钱,怎么降?

  记者:药钱贵在哪里?

  詹积富:改革前,我们对药品流通领域进行了摸底,发现药品企业通过省外企业倒票,省级采购中标价是出厂价的好几倍甚至几十倍,最终患者支付的价格也是出厂价的几倍甚至几十倍。销售价和出厂价之间的差额,由医疗机构获得15%的药品加价,配送企业获得6%左右的配送费,医药代表获得20%左右推销费,医生获得30%左右的处方回扣费,省外倒票公司获得10%左右的倒票费。

  药价虚高直接导致了医疗资源的严重浪费,让患者更是雪上加霜。患者花了不少冤枉钱,吃了不少冤枉药,打了不少冤枉针,吊了不少冤枉瓶,过度检查、过度用药、过度治疗的现象普遍存在。

  我觉得,医改中增加政府投入非常重要,但眼下堵住医疗资源的浪费更为重要。只有堵住浪费,遏制药价虚高、药品回扣,医生的高价药、大处方才会消失,才会从目前的“为钱而药”转到“为病而药”。否则投入再多也是无底洞,根本起不到效果。

  记者:怎么降药价?

  詹积富:这就要建机制。三明医改一开始就定下了“三个回归”的目标:公立医院回归到公益性质、医生回归到看病的角色、药品回归到治病的功能。为此,可谓下了苦功,打出“组合拳”,对全市县级以上22家公立医院在分配机制、补偿机制、考评机制、药品采购、医院管理、基金管理等方面进行了综合改革。比如药品采购方面,三明对药品和耗材的采购建立统一的隔离制度,公立医院采购限价目录内的药品由市医管中心负责配送和结算工作,这样一来,就切断了医院与药品的利益链条。

  记者:药价降下来了吗?

  詹积富:如今,三明实行药品限价采购改革后,药品水分不断挤掉,比如依西美坦从657元降到136元,头孢硫脒从256元降到60元,每盒奥美拉唑钠从256元降到7.8元。现在,福建、宁夏、新疆实施药品集中采购“两票制”政策,药品从出厂到配送企业再到医院,只开两次发票,减少了流通环节层层倒票加价,但由于只有个别省份实施,医药代表仍然可以通过跨省倒票洗钱,虚高的药价依然没有能真正挤掉。只有全国统一实施“两票制”,药价虚高、药品回扣问题才能真正遏制。

  提高医生收入,钱从哪儿来?

  记者:回归公益性后,公立医院的收入是否会减少?如何保证正常运转?

  詹积富:公立医院“以药补医”的背后是有“苦衷”的,政府投入少、医生待遇低,医院想创收就只能实行药品加成,默许医生开大处方。要回归公益性质,就必须转换运行机制,并明确政府的投入和监管机制。

  三明提出,公立医疗机构的硬件投入依靠政府,软件和日常管理依靠医院,降低医疗成本和提高运行效率则依靠体制机制创新。2013年,全市22家医院财政补助收入3.4亿元,较上年增加1.6亿元,但增加的都是基建、大型设备购置等项目补助。

  记者:三明医改的一大亮点,就是在全国首开先河,推行医院院长、医生(技师)年薪制,把医务人员的工资提升到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三到五倍。但一边是医院药品收入减少,一边是医务人员薪水增加,一多一少,钱从哪里出呢?医务人员收入如何得到保障?

  詹积富:一定要解决激励机制问题,只有这根“指挥棒”正确了,才能使控制成本、提高质量、改善服务,成为公立医院院长和医务人员的内在动力。不光实现了年薪制,而且考核方法也有所调整。对院长,主要考核次均费用、药占比、住院率等体现办院方向的指标;对医务人员,则考核工作量和医德医风。

  目前来看,个别医生收入是减少了,但多数医务人员收入却提高了。2011年,三明市22家公立医院医药总收入是16.9亿元,而医院的真正收入,也就是医务性收入只有6.7亿元。但到了2013年,总收入增长到20.866亿元,更值得注意的是,医务性收入增加到12.3895亿元。也就是说,通过改革,药品回扣部分的收入和医药代表的利润部分,都转变成了医院的阳光收入,这样,医院员工的收入就普遍提高了。医改以来,我们的医生非但没有流失,今年还新增了500多名医生呢。

  百姓花钱少了,是否可持续?

  记者:公益性回归后,老百姓受益有多大?

  詹积富:几个数字可以说明问题。

  一个是医院的医药收入增幅大幅下降。2013年全市22家医院医药收入较上年仅增长6.25%,远低于全国20%的平均增幅,其中药品、耗材收入不升反降,从2011年的10.15亿元下降到2013年的7.69亿元。

  第二是职工医保住院次均费用持续下降。2011年到2013年,次均住院费用从6553元下降到5084元,其中个人自付费用从1818元下降到1518元。

  第三是医保扭亏为盈,保障能力增强。职工医保统筹基金从2010年亏损1.43亿元,到2013年当期结余7517万元。

  从一系列的数字上来看,三明医改后,人均药费大幅下降,医保报销比例上升,患者负担减轻,医务人员收入增加,滥用抗生素、大处方得到有效遏制。

  记者:有人担心,这种“利好”是否可持续?

  詹积富:改革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,由于部分改革措施是三明“单兵突进”,有时会面临陷入“改革孤岛”的压力。比如三明规范了药品招标采购和医生用药,一些药商有意绕开三明市场。在局部地区推行医用耗材采购改革也有颇多困扰,由于供应商相对较少且集中,若个别市场份额较小的地区实施限价采购,可能出现供应商宁愿放弃三明市场的现象。医改过程就是个利益博弈和调整的过程,只有全国各地共同推进,才能真正让老百姓受益。

责任编辑:初蝶
网站地图